万易彩票

閱讀: 353

作者:宣传部  宗和

她是中國信息管理領域和國防科技情報領域具有重要影響力的知名專家,二十多年如一日,默默耕耘在教學和科研工作一線:

作为一名教师,她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到教学工作中。从常年承担课堂教学到成为深受学生欢迎的教学名师,从坚持教学改革到带领团队打造工信部重点专业,从信管人才培養质量的不断提高到系列省级教学成果奖的获得,她的辛勤汗水换来了桃李芬芳;

作爲一名學者,她孜孜不倦、銳意進取,以平靜的心態永攀科研高峰。她發表學術論文160多篇,其中被EI、CSSCI、ISTP等收錄140多篇;作爲主持人承擔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1項、重點項目1項、面上項目1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1項、應急管理項目1項,以及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項目1項、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子課題1項、國防基礎科研重點項目子課題1項,總裝備部技術基礎課題近10項以及其他企業課題數項等,形成本校信管知識工程與信息分析研究優勢……

她就是我院博士生導師王曰芬教授。

“沒有人指引你,什麽都得靠自己去摸索,去決定。”

60年代初,王曰芬生在遼甯錦西縣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剛出生父親就支援三線建設去了,直到她讀二年級才調回廠。父親離開這7、8年,母親沒有工作,獨自支撐起家庭,中間弟弟妹妹相繼出世,日子很艱辛。王曰芬是家中老大,早早就學會了洗衣買菜做飯,幫著帶弟妹,後來還學會了編織繡花做衣服。

那個時代不流行學習,一大群小孩兒樂呵呵地混日子,即使如此,王曰芬的成績在夥伴們中還算不錯,老師要是布置作業她就很乖的回家做好,然後等著很多同學來抄。

上中學時的她身體瘦弱,文體不出色,唱歌跑調,什麽踢毽子跳皮筋全不在行,從沒擔任過班幹部。直到初二,高考恢複了,縣裏組織數物化大賽,要求縣裏的各個中學選派學生參加。“課堂上沒怎麽教,自己搞了本講物理常識的書來看。經過幾次考試竟被學校選拔去參加縣裏的比賽,又莫名其妙地得了獎。”

后来想想,她觉得自己挺幸运。“那个年代不讲学习,自己也没什么想法,所幸成绩还好。” 1981年,王曰芬考入华东工程学院。“后来常有人问我,你当初为什么来南京呢?我说我为看长江大桥来的。”

她自嘲說可能是無知者無畏。“沒有人來指引你,上學、戀愛、成家,帶小孩,工作,一路走來,什麽都靠自己。事必躬親,過分獨立。”

“我還是學徒,不知道退休的時候能不能出師。”

王曰芬常常對朋友們說自己是97年之後才開始真正做這行的。她開玩笑:“有人說一個行當要15到20年才能出師。這麽算起來,我還是學徒,不知道退休的時候能不能出師。”

1997年,她和丈夫從日本回到南京。重新站在這片土地上,有些東西好像不一樣了。“很安定,很踏實。覺得別的地方再好也不去了,這裏就是我的家。”她想好好地做一番事業。“是事業,不是工作。”她強調說,“也許不是我最擅長的,但我會盡最大努力去做。”

那一年王曰芬34歲,站在起點,開始了她的“學徒”生涯。

岑詠華是王曰芬剛從日本回來時教的本科生,他還記得,當年常常在淩晨收到王老師的郵件,可次日一早又看見她神采奕奕地站在講台上。後來他留校加入了那個團隊,才發現這是一種常態。他已經不記得王老師有多少次跟系裏的年輕人們工作到夜裏兩三點。“項目研究的很多材料都是由她親自撰寫修改,她對研究性文字的要求非常嚴謹苛刻,幾乎是字字斟酌”。

王曰芬自己則說,那幾年時間,日子的節奏被她過得飛快,像是自個兒和自個兒較勁,硬是敲在點兒上過。

那時候,全國很多地方請她去做有關競爭情報的講座,而她則是能趕則趕,通常是頭天晚上到,第二天一講完就急著往回趕,飯也不吃。“也不知道是爲什麽,就是特別急,不能在外面呆”。她笑著說,現在不會有這樣的心態了,會緩和一點兒。可她又說自己“特別追求完美,特有危機感。有時候覺得這個事兒不做不行,一定要做。”

 “是良師益友,也是知心姐姐。”

課堂上,她是一名受人歡迎的教學名師。在課堂教學上,王老師堅持不斷學習,保持昂揚向上的教育教學狀態,及時跟蹤學科發展與吸納新的知識。注重積極探索、勤奮鑽研,堅持課前備好每一節課,課上講好每一個知識點。

在教学过程中,她坚持与学生多接触、多交流,找出学生学习和认知成长的特点,以爱心、耐心、理解心来对待学生的期望及要求,摸索不同届学生的求学规律,坚持为需要指点和帮助的学生指点迷津,并且为学生开展科學研究与深造提高尽可能的机会和支持。

學生眼中的王曰芬,是良師益友,也是知心姐姐。

從南理工畢業一年多,在外校讀博的王雪芬在電話裏談起她仍舊滔滔不絕。“我以前很封閉,人家說話方式稍有不對,我就很沖動,發火。可王老師永遠都面帶微笑,溫和地安撫你,讓你靜下來,再好好和你說。”她說她學會了換個角度看世界,學會了什麽叫溝通,什麽叫合作。沈默了會兒,她說:“王老師幾乎影響了我的價值觀。”

對岑詠華而言,也許包含著更多更深沈複雜的情感。父親重病的時光,科研項目遇到了重大挫折時,在異國他鄉的孤獨歲月……幾乎他人生的每一個重大時刻,都離不開王老師的支持和鼓勵。

說起最滿足的事,她笑著說:“我和同事朋友都處得非常好,兄弟姐妹一樣的。有了什麽矛盾,也要馬上和解,我不能接受下次見面還兩個人繃著臉。我不會做複雜的事情,一直是個簡單的人,教單純的學生,做單調的工作。”

“網上流傳有一段人生的哲理,我很是喜歡:‘人生有兩種境界:一是痛而不言,二是笑而不語。痛而不言是一種智慧,人生在世,往往會因這樣或那樣的傷害而心痛不已。對堅強的人來說,累累傷痕是生命賜予的最好禮物;笑而不語是一種豁達,朋友間的戲虐,遭人誤解後的無奈,過多的言辭申辯反讓人覺得華而不實,莫不如留下一抹微笑,任他人作評。’雖然離這兩種境界還很遠,但我願意去努力、去追隨……”


學校原文鏈接地址http://zs.njust.edu.cn/1d/ed/c3554a204269/page.htm#10006-weixin-1-52626-6b3bffd01fdde4900130bc5a2751b6d1

 


評論功能已關閉。